赌钱软件下载

中国青年网

教育

首页 >> 文字列表 >> 正文

分流到中职,不“将就”且镇静

发稿时间:2021-07-22 08:09:00 来源: 工人日报

   阅读提示

  从过去的无奈之选到如今的主动选择,随着国家职教改革的推进,中职院校招生形势日趋利好。不过,很多家长感兴致的仍是孩子的学历通道,这也让一些职校教师对办学定位感到困惑,“究竟是继续保持技工院校的实操优势,还是迎合需求办事于升学”?他们期盼,越来越多的人能认识到,就读职业学校并不味着“将就”,也有可能是成就,“广泛的社会认同,是最大期望”。

  

  面对中考的人生分水岭,继续一般教育之路还是走上职业教育之路,大多数人会怎样选择?按照国家相关政策,非义务教育阶段的高中教育,应该实行普职分流并保持普职比例相当。这也意味着十分可不雅的一部分学生会进入职业教育序列。近几年,随着国家职教改革的推进,中职院校招生形势日趋利好。学生选择中职,究竟是“真香”还是实属无奈?《工人日报》记者进行了深入采访。

   职教改革让招生情况超出预期

  “招生情况超出预期,计划招生1540人,仅在学校志愿填报阶段便有2299人选择了我校,创历年新高。”成都市技师学院和成都工贸职业技术学院是一套班子两块牌子,别离为中职和高职两个不同的职业教育阶段。王勇在这所学校从事招生工作已经有10余年时间,对职校招生形势的改变具有极强的感知度。他讲解:“近几年的职校招生整体都趋向利好,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职教改革带来的新气象。”

  四川是职业教育大省。2020年数据显示,全省共有职业院校537所,在校生154.2万人。其中高职院校80所,数量居全国第五、西部省份第一,在校生61.55万人;具有招生资格的中职学校368所,技工院校89所,在校生92.65万人。

  为了从职教大省向强省转变,在国务院印发“职教20条”的基础上,四川不休健全招活力制,促进普职彼此融通,张大升学通道,建立“职教高考”智钊,计划到2022年高等职业学校招收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计划比例达到50%,高等职业学校毕业生入本科比例达到20%。同时探索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鞭策具备条件的一般本科高校向应用型转变,深化专业学位研究生综合改革。

  “打通并张大学历上升通道,是十分关键的突破,选择职校等于降级、将就的社会遍及认知在松动。”王勇说,中职类的技工院校在很长时间里招生十分困难,在职教改革的推进下,原本以就业为主的技校办学追渐向升学转变,面对严苛的普职比例,许多过去他们招不到的学生,选择为学历曲线进入职业教育体系。

  攀枝花技师学院党委书记、校长何晓斌认同王勇的不雅点。他向记者讲解,本年该校总计1046名毕业生,600余名学生报名参加高考,其中500余人顺利升学。

   摇摆:保持实操优势还是办事于升学

  “不愁就业愁招生。”每年的招生季对于何晓斌而言都是煎熬的。他告诉记者,攀枝花有12所高中、8所中职校,由于属地生源不足,且城市地理位置相对偏远,他们只能到周边城乡扩展生源。即便如此,他发现家长们遍及感兴致的仍是孩子的学历通道,这也让他对办学定位十分困惑。

  “究竟是继续保持技工院校的实操优势,还是迎合需求办事于升学?”何晓斌说,最终他们只能顶着压力,选择两条腿走路,就业班与高考班同时推进,但这无疑对师资力量和办学环境都提出了更高要求。

  对于年年的招生工作,王勇的“愁”与何晓斌不同。

  “同样是全员招生,过去从领导到老师只能走千家进万户争取学生,效果还不抱负。现在是新媒体时代,信息交流更便捷。”王勇说,本年他们通过电子简章、直播、录播、微信推送、增强电话联系、面对面交流等方式,直接覆盖生源超过5万余人,同时还将招生宣传信息悬挂于省内600余所普高中职学校。由于综合实力排名靠前,单招考生来自四川全省454所普高类、中职类学校,生源分布广泛。

  美中不足的是,尽管最终该校完成了单招计划的98%,但智能掌握技术、航空发动机制造、工程机械运用技术等专业,出现了20人的缺口。

  “主要原因是中职类别报考不均衡,其中加工制造类考生上线人数较少。但为了包管生源质量,学校没有进行计划调整和补录。”王勇说,随着社会发展、产业结构调整和社会需求的改变,有些专业的热度和社会认可度下降,造成学校个别专业招生受到影响。

  何晓斌称,尽管攀枝花技师学院连出三届焊接世界技能大赛冠军,但是仅有一个王牌的焊接专业还远远不敷。为了吸引生源,他们正在探索开设楼宇自动化、建筑基础构造、铁路客服和康养护理等新的专业,“有些专业已经不符合现实需求,只能不休调整优化”。

   广泛的社会认同是最大期望

  在采访过程中,王勇与何晓斌都谈到了一个现象,就是学生对职校的主动选择。

  王勇讲道,中职院校国家有全面学费的补助政策,过去对一些经济相对拮据、希望以一技之长谋生的家庭具有极大吸引力,背后是一种无奈之选。而现在他明显感到很多孩子是带着强烈意愿来的。

  “在咨询的时候,他们会更关注专业与职业发展,目标比较明确,但是家长那一关还是比较难迈的坎儿。”何晓斌补充道:“由于存在对职业教育的歧视,以及部分职业院校对教育质量的不放在眼里,在部分家长看来,职业教育是差生才接受的教育,孩子只要进了中职院校,将来就‘废了’,这种不雅念根深蒂固。”

  四川省教育厅副厅长张澜涛强调,职业本科教育、应用型本科教育与一般本科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的本科层次高等教育,只是在人才培养目标、培养内容重点、人才培养模式、学习内容设置等四个方面有所区别。职业教育是大众化的教育,突出动手能力和践行技能,适应学生的成长规律和社会的需求,能够帮忙一般家庭、穷困家庭实现“一人读书、一家不乱、一人就业、一家脱穷”。

  “高中阶段教育实行普职分离方式,其真正目的在于分流不是分层。”王勇认为,职业教育与经济社会发展有着最紧密的联系,是对接岗位需求和促进就业最为紧密的教育。要从根本上为学生提供多元的成才选择,必必要消除对职业教育的歧视,让大众清醒认识到,就读职业学校并不味着“将就”,也有可能是成就,“广泛的社会认同,是最大期望”。(本报记者 李娜)

责任编纂:樊未晨
责任编纂:李华锡
加载更多新闻